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国电南自亏3亿却分红1.5亿 公司成大股东“提款机”-_7

  9月14日,国电南自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许可项目审查反馈意见通知书》,这家老牌上市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企业再次受到了市场关注。

  在此前的6月,国电南自启动非公开发行方案,计划向控股股东国家电力公司南京电力自动化设备总厂发行股份,募资3.84亿元,偿还公司对华电集团的专项债务。

  在问询函中,证监会要求国电南自说明非公开发行股票目的、重点项目资金去向及经营状况等11个方面的事宜。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公司三年累计亏损共计3.06亿元,但分红却高达1.5亿元,中国证监会就此做法是否有损中小股东利益进行了问询。

  对于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联系国电南自董秘办,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持续亏损募资还债引发质疑

  今年6月份,国电南自启动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计划向控股股东国家电力公司南京电力自动化设备总厂发行5936.9万股股份,发行价为6.47元/股。本次募集总额为3.84亿元,该资金将用于偿还公司对华电集团的专项债务。

  据了解,2012年财政部向国电南自拨款412万元用于电力电子实验室建设项目,作为增加公司国家资本金处理。2013年,财政部拨款3.8亿元用于国电南自的智能电网产业化项目和1000MW超临界机组大型分散控制系统的研究及产业化应用项目。

  这两笔资金由财政部拨至华电集团,华电集团随后下发给旗下的子公司国电南自。在问询函中,证监会要求国电南自披露这三个项目的实际进度、国家财政专项拨款投入时间和明细,以及项目实际效益与预计效益情况。

  除了没有公布三个项目的进展外,国电南自的大手笔分红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

  财务数据显示,2013~2015年,国电南自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为亏损3.06亿元。但最近三年,大股东持股高达50%的国电南自,却累计现金分红高达1.52亿元。此外,该公司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逐年提高,最近一期资产负债率接近80%。

  证监会要求国电南自说明,在大股东持股比例过半、公司逐年提高负债比例、公司近三年亏损3亿元的情形下,公司三年现金分红金额超过1.5亿元的做法,是否损害了上市公司及其中小股东的利益。

  有国电南自的部分投资者更是指出,上市公司已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会计专家、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客座导师马靖昊告诉记者,即使上市公司当年出现亏损,只要有充足的未分配利润还是可以分红的,但前提是要看未分配利润的构成。如果未分配利润是通过应收账款、应收票据、交易性金融资产等尚未收到现金的项目增加而形成的,这些未分配利润是不靠谱的。它是不可能用来分红的,因为它不是赚来的真金白银。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5年11月,证监会江苏监管局发布的警示函显示,国电南自在2013~2015年,无偿向控股股东拆借资金1400万元、1320万元和1600万元,违反了《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第一条及《国务院批转证监会关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意见的通知》第十条的规定。

  不仅如此,证监会江苏监管局还指出,国电南自存在与控股股东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发生额披露不准确、经营管理独立性存在缺陷等问题,国电南自财务部人员兼职担任控股股东南自总厂财务。

  经营不善 四年换三任高管

  国电南自高管换得很快,南京本地一位知情人士表示。2007年,原来在中国华电工程集团担任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的张国新空降国电南自,随后对国电南自的产业链和管理体系进行了大规模改革。

  任期内,国电南自业绩呈现出爆发式增长,销售收入由2006年的9亿元升到2010年的24亿元,净资产由6.58亿元增至19亿元。

  2011年10月的一次中层干部会议上,张国新宣布辞去董事、总经理职务。媒体曾报道称,当时全场愕然。在告别了张国新时代之后,国电南自高管频频变动,四年之间上任了三位总经理,分别是陈礼东、黄源红和应光伟。

  在高管频繁变动的同时,2011年以后,国电南自即和其主要竞争对手 国电南瑞拉开差距,成为电力自动化行业老大的梦想沦为泡影。

  翻阅两家公司近五年的财务数据,2010年时两家公司的营收旗鼓相当,国电南自营收23.76亿元,而国电南瑞则是24.82亿元。但到了2013年,两家公司的营收状况出现了巨大转折,国电南瑞全年营收一举飙升到95.76亿元,国电南自当年的营收仅为52亿元。

  对于国电南自出现的经营问题,上海大学管理学院会计专业教授戴书松在一篇学术论文中亦有所论及。该研究以国电南自与国电南瑞进行比较分析,国电南自在人均薪酬、人均绩效、技术人员等几个重要指标占比上明显逊于国电南瑞。

  2011年以前,国电南自的发展思路是投资驱动型,力求在主业外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一位密切跟踪国电南自和国电南瑞的券商分析师亦表示,张国新任期内进行了大手笔的收购,但是受困于公司的人员和体制冲突,投资的新领域在管理上存在短板,造成了一定的投资失败。

  国电南自跟国电南瑞虽然业务大体相同,但国电南瑞在产品技术方面明显优于国电南自,而且母公司加大了对上市公司的资产注入。该分析师认为,并不能把业绩的差距单纯归结于高管变动。

  另一方面,国电南自近年来的经营业绩始终维持在低位状态,2013年净利润391万元,2014年净利润出现巨亏达3.41亿元,而到了2015年净利润提至3044万元。除了业绩乏力外,同样让投资者感到担忧的是国电南自的补贴风险。

  财务数据显示,国电南自近三年计入营业外收入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 1.49 亿元、1.33 亿元、1.44 亿元,分别占公司当年整体净利润的 118%、48%和 94%,上述补贴主要来源于软件产品增值税的返还。如果政府补贴收入出现大的波动,势必会影响国电南自的业绩表现。

  其实,张国新的继任者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国电南自前任总经理黄源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坦承,快速发展是为了追求速度和规模,但在资金实力不强、管理尚未跟上的情况下,贸然进入不熟悉的行业,势必会造成主业的亏损。他认为,在后张国新时代,国电南自公司的运营思路从投资拉动型转移至创新驱动型,并且定下了聚焦主业,转型升级的发展规划。

  但国电南自短期内要完全扭转经营困境尚有难度。根据国电南自发布的2016年中期年报,公司净利润亏损达1.12亿元。扭亏成了摆在公司面前的重要任务,但现在国电南自的经营状况依然不乐观。

  前述券商分析师表示,国电南自由于合营公司较多,管理费用高企,公司的管理效率仍然较为低下。他认为,国电南自要实现扭亏,需要积极改善管理,在电力系统外部市场积极开拓,控制好成本。

上一篇:罗克韦尔推出分布式电机控制器ArmorStart LT_5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